企业培训资讯_企业培训干货

当前位置:首页 > 核心课程 > 近期课表

元稹韦丛崔莺莺,元稹和崔莺莺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11-03    来源:亚博登录官方网站95003

元稹和崔莺莺的故事元稹与崔莺莺结识的那一年,元稹在山西做到九品芝麻官,而崔莺莺则追随家人在路经山西永济时遇上军匪,出于愿意,元稹和军匪调停维护了崔家的钱财和性命,元稹在崔家设宴感谢他时结识了崔家大小姐崔莺莺,两人迅速对生情愫并每天半夜展开幽会,其诗句“曳墙花影一动,疑是玉人来”写出的乃是当时的幽会情境。但好景不常,在崔同住了数月后元稹要赶赴长安参与吏部甄选考试,元稹与崔莺莺面对分别,在元稹辞行的前一天,崔莺莺还强颜欢笑的送行元稹,元稹虽不舍但还是自由选择离开了。不料甄选考试未中,元稹寄来与崔莺莺写信,崔莺莺写信给道:谢谢身体,千万难忘。元稹看过后得意洋洋的寄给众人观赏,于是很多人都告诉有这样一位痴情女子爱慕着元稹。

其后的两年中,元稹与崔莺莺之间的感情剪不断理还乱,直到元稹成功通过吏部的第二次甄选,才月和崔莺莺明确提出恋情,崔莺莺不得已的娶别人,元稹在获知她娶为人妇后以“表哥”身份回到她的夫家相会,但被崔莺莺拒绝接受。这之后元稹之后嫁给了韦夏卿的小女儿韦丛,后又嫁给过他人,崔莺莺只是他年少时的一场艳遇而已。

或许是不受怜悯的指责,或许是对初恋情人崔莺莺的难以忘怀,所以很多年以后,元稹以自己的恋人为原型,创作了传奇小说《莺莺传》,即后来《西厢记》的前身。拓展资料元稹,唐河南府东都洛阳(今科河南)人,父元长,母郑氏,为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孙。元稹家族留居东都洛阳世代清廉,五代祖元弘,官至e799bee5baa6e997aee7ad94e4b893e5b19e31333366303739隋北平太守,四代祖元义末端,官至唐魏州刺史,曾祖元延景,为歧州参军,祖父元悱官至南顿县丞,父亲元长任比部郎中、舒王府长史。

元稹的元配夫人是韦丛,嫁给韦氏之前曾与一女子甚有私情,此女乃是崔莺莺。关于崔莺莺,刻画较多的乃是元稹的《莺莺传》(又叫《不会真记》),《莺莺传》则沦为王实甫编写《西厢记》的蓝本。在《莺莺传》里,元稹开篇这样写到:“唐贞元中,有张生者,性温弘,美风容”,张生游于蒲时,在军人暴乱劫掠中维护了寡母弱女的崔姓表亲,由此诸法得表妹崔莺莺。

崔莺莺“垂鬟相接黛,双脸销红”的美丽,“颜色艳异,光辉动人”的俏丽让张生顿生爱慕。后来,在莺莺丫环红娘的协助下,张生与莺莺私会西厢下,出了云雨。

自此之后,莺莺“朝隐而出,暮隐而人”,与张生私会。《莺莺传》里的张生只不过就是元稹自己当年与崔莺莺的故事,张生为元稹自寓。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元稹曾经沧海无以为水 都为巫山不是云 是元稹寄给崔小迎还是韦丛的?  曾经沧海无以为水,都为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哑总结,半缘修行半缘君。

第一句典出《孟子 勤勉上》“观于海者忘水”,意指见过广阔无垠的大海,其他的水即相形见绌,第二句典出宋玉《高唐诗》,说道巫山云雨为神女所化,相形之下,别处的云就黯然失色了。似乎,这是一首传达爱情真挚的诗。这首诗,曾多次打动过许多人,但是,元稹本人否知道是这么真挚的一个人?而这首诗究竟是寄给谁的?  元稹生活的唐朝,是一个性观念比较较为对外开放的朝代,在文人中,狎妓之风极为流行,白居易有 “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的诗句,杜牧堪称以“十年一慧扬州梦,夺得青楼薄幸名”为荣,生性风流,富裕才华的元稹大自然也无法免俗。

在少年时期,元稹就过着“二十年前城里狂”、“为昼夜泛舟”的玩世不恭生活。及其崭露头角,随着交游圈子的不断扩大,与李绅、白居易、李建等经常携妓游宴聚会,喜爱歌舞,更加不在话下。

这些不道德,与元稹在诗歌里塑造成的情痴形象,甚有进出。然而狎妓在当时既是一种社会风气,对元稹也就很难苛责。  历数元稹情感婚姻世界里的女人,即有四个:莺莺、韦丛、安仙嫔、婓淑。其中最重要的是莺莺和韦丛,实地考察元稹与莺莺和韦丛的关系,则可明晰地展现那个时代夹杂的道德标准和社会风习对士人情爱观念的催化剂及变形。

  莺莺即元稹所作传奇作品《莺莺传》的女主人公。虽是传奇小说,但从宋代王铚、赵令寺、刘克庄,明代胡应麟、瞿佑,到将近人鲁迅、王桐龄、陈寅恪、孙望等,都指出《莺莺传》是元稹遗著之作,不仅其中情节与元稹文集有许多诗文吻合,张生的下落亦与元稹本人行迹完全一致,而且牵涉到贞元时期的历史事件几乎可以证驻史实。所谓张生就是元稹本人,崔莺莺是比部郎中挟元翰之女。元稹对于莺莺的感情应该说道是很感慨的,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330343161一生,元稹都未能记得莺莺,他写了许多思念莺莺的诗作,如《春别》、《杂忆诗五首》、《鱼中素》、《刘阮妻二首》等,或刻画莺莺的容貌装饰,或难忘当时的狎昵情景,或记录幽会的时间地点,莫不充满著柔情蜜意。

然而随着及第授官,元稹的思想再次发生了错综复杂的变化,出于仕途星舰的考虑到元稹作出了舍弃莺莺的要求。他借张生之口,讲出了与莺莺决绝的理由,将莺莺说道出是“尤物”、“无以妖于人”,将之与宠姒、妲己比起。并借莺莺之口一再说“始乱之,终弃之,固其宜矣,迂不肯怨。”让莺莺自叹没能以礼定情,用这种作法为自己开罪,觉得是很薄情痛骂。

客观地说道,元稹最后舍弃莺莺,是一个不得已的两难自由选择,情感是伤痛的,思想是对立的,元稹对莺莺始乱终弃的事实,曝露了他在世俗功利面前意志的脆弱性和人格的两面性。那种炽烈如荼的爱,山盟海誓的恋,如胶似漆,缱绻绸缪,居然是那样不堪一击。  元稹退出莺莺自由选择的人乃是韦夏卿的女儿韦丛。韦夏卿时任京兆尹,在京城堪称权势赫赫。

元稹与韦丛结婚后,颇得岳丈宠信,在许多社交场合,都让元稹作陪,名门贫寒的元稹,于是以热衷此,他在《梦游春七十韵》中记述了当时的感觉:“一梦何足云,丰时事婚娶。当年二纪初,嘉节三星度。

朝蕣玉佩迎接,八幡女萝所附。韦门正全盛,进出多欢裕。甲第上涨清池,鸣驺谓之朱辂。

广榭舞蹈萎蕤,宽筵宾杂厝。”由一个家境贫寒的读书人惊醒置身于这样豪富的生活环境中,元稹觉得受宠若惊,他表露出自己如同“女萝”攀援“八幡”那样的感觉。然而这桩由结势开始的婚姻,却筹划出有很深的人伦之情。

元和四年七月九日韦丛逝世,从贞元十九年成婚到元和四年这6年间,这对夫妻的感情日益浅笃,韦丛的忽然去世,让元稹哀伤至极,写出了大量的悼亡诗,但当其纳妾后,空缺了生理和心理的遗缺,悼亡诗文学创作之后戛然而止。知名的《三遣悲怀》最后两句写出到:“唯将中夜常影,感激平生并未展眉。

”所谓“经常影”,所指鳏鱼,元稹在此自比鳏鱼,具体回应将仍然婚娶以感激韦氏之恩爱。但在实际行动中,仅有过了两年即元和六年,元稹即纳安仙嫔为妾。安氏寿夭严重不足两年元稹之后又与婓淑成婚。

  这样的不道德,既是唐代士大夫“不能一日无妾媵之侍”的时代风习造成的必要结果,又明晰地指出了元稹言行一直无法吻合的特点这于是以反映了元稹作为名门于庶族阶层的文人的品性。他既享乐情欲,又攀结高门,既从来不流露冷淡的爱情,又无法信守诺言忠贞不渝,一直纠葛于情欲与仕途、恋情与移情的感情漩涡中,从而包含他一生畸变的情爱经历与体验。  关于前面所说《离思》一诗,有人说道是寄给妻子韦丛的,有人说道是寄给莺莺的,然而无论是寄给谁,我们都可以告诉,所谓的“取次花丛哑总结”只是一句谎言。

  首二句“曾经沧海无以为水,都为巫山不是云”,就是指《孟子•勤勉》篇“观于海者忘水,游于圣人之门者忘言” 转变而出。两处用比相似,但《孟子》是明喻,以“观于海”比喻“游于圣人之门”,喻意作见证;而这两句则是暗喻,喻意并不显著。

沧海无比深广,因而使别处的水相形见绌。巫山有朝云峰,下临长江,云蒸霞蔚。

据宋玉《高唐赋序》说道,其云为神女所化,上归属于天,下入于渊,弘如泊榯,美若娇姬。因而,相形之下,别处的云就黯然失色了。

“沧海”、“巫山”,是世间至大至美的形象,诗人谓之以为喻,从字面上看是说道经历过“沧海”、“巫山”,对别处的水和云就无法看上眼了,实则是用来隐喻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犹如沧海之水和巫山之云,其深广和幸福是世间无与伦比的,因而除爱妻之外,再行没能使自己动情的女子了。  “无以为水”、“不是云”,情语也。

亚博手机APP版

这固然是元稹对妻子的喜好之词,但像他们那样的夫妻感情,也确乎是很少有的。元稹在《遣悲怀》诗中有生动叙述。因而第三句说道自己信步经过“花丛”,懒于顾视,回应他对女色确有留恋之心了。

  第四句即承上解释“哑总结”的原因。既然对亡妻如此情深,这里为什么答道“半缘修行半缘君”呢?元稹生平“身委《隐士篇》,心付《头陀经》”(白居易《和答诗十首》拜元稹语),是尊佛奉道的。

另外,这里的“修行”,不应解读为专心于品德学问的学识。然而,尊佛奉道也好,明理治学也好,对元稹来说,都不过是心失所爱、哀伤无法众生的一种感情上的竭尽。“半缘修行”和“半缘君”所传达的忧思之情是完全一致的,而且,说道“半缘修行”更觉含义内敛。

  元稹的这首绝句,不但所取谓极高,抒情反感,而且用笔极妙。前两句以极至的比喻写出尽缅怀悼亡之情,“沧海”、“巫云”词意豪壮,有悲歌传响、江河Cyrix之势。

后面两句的“哑总结”、“半缘君”,顿使语势舒缓下来,改以曲婉内敛的抒情。全篇张弛自如、变化有秩,构成了一种跌宕起伏的旋律。  就仅有诗情调而言,它言情而不颓废,瑰丽而不浮艳,动人而不沙哑,建构了唐人悼亡绝句中的绝胜境界。

特别是在是“曾经沧海无以为水,都为巫山不是云。”二句,历年来为人们所传唱,不但是元稹诗作中的颠峰佳句,纵观唐诗宋词,咏情之作可望其项背者也少之又少。曾多次与元稹在一起的女子应当是薛涛元稹在成都时与乐妓薛涛有过一段情感经历,二人无意间遇见于梓州(今四川三台县)。

元稹返回长安后曾相赠诗给薛涛。有专家指百出元稹“不但闻女色即动心,且甚至听得女色而怀鬼胎”。陈寅恪度对元稹的道德评价严苛,“微之所以弃双文(即崔莺莺)而娶成之(韦丛),及乐天(白居易)、公垂(李绅)诸人之所以不以其事为非,于是以当时社会舆论道德之所允许”“综其一生形迹,巧宦故不待言,而巧婚最为闻无耻也。

忘多情哉?实多骗而已矣”“乘此社会有所不同之道德标准及习俗共存杂用之时,自私自利”。蒋一葵《尧山堂外纪·唐·白居易》载有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时,让元稹把歌妓商玲飘逸携往越州道。元曲知名曲目西厢记的故事题材最先也是来自诗人元稹所写出的传奇《不会真记》(又名《莺莺传》),刻画他自回己“以张生自寓,述其亲历之境”。

描写他在“有僧舍曰普救寺”中,和一美丽女子“天之所答命尤物”名“莺莺”遇见,但“始乱之,终弃之”,指出自己“贤补过”,“智者不为,为之者不惑”。崔莺莺有什么故事1 西厢记现实原型 张生对崔莺莺始乱终弃的故事 与白居易合称,时称“元白”的唐朝大诗人元稹的e799bee5baa6e79fa5e98193e78988e69d8331333337383866一生,被陈寅恪先生嘲讽为“巧婚”、“巧宦”。元稹八岁丧父,随母亲把持舅家,生活贫穷。

这段意外的童年经历深刻印象地影响了他的一生。元稹再行把持京兆尹韦夏卿,再行把持宰相裴垍,后与宦官驿站争宿遭到被贬,一转而把持宦官,竟然至于官居宰相,为时论所厚。这样一个投机热中之徒,恋人之后主演了一出始乱终弃的悲剧之后不足为奇了。

元稹所作《不会真记》传奇是后世所有西厢故事的母本。《不会真记》传奇乃元稹恋人故事的自供状,张生即元稹本人的论点,前人多有考据,比如元稹的年龄、下落,都和《不会真记》的张生若合符节;崔莺莺的母亲郑氏是张生的“异派之从母”,而元稹的母亲也姓氏郑,与崔母出于同宗……如此等等,以至于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道:“元稹以张生自寓,述其亲历之境。” 因为张生即元稹自况,元稹在《不会真记》传奇中对自己始乱终弃的无辜多方不予掩盖,故事情节中因此留给大量的漏洞,引发了后世许多人的兴趣,千方百计地要补充其中的漏洞,所以经常出现了中国文学史上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除了元稹本人的《不会真记》传奇之外,以张生和崔莺莺故事为主题的续作者竟然超过了27种之多!不过时间于隔年得愈幸,续作与故事的原貌也就劣得愈近,以至最后促成了王实甫《崔莺莺待月西厢记》中的“大团圆”结局。在流氓文人的意淫之中,崔莺莺现实的凄惨命运被付之一笑,化作了王实甫得享大名的锦绣文章。

《不会真记》一开始,元稹就向我们说明了何以22岁依然维持着处男之身的原因:“登徒子非好色者,是有凶行。余真好色者,而适不我值。

何以言之?大凡物之尤者,岂不出连于心,是闻其非相逢者也。”—登徒子并非好色之徒,因此那种不道德才是凶行。我是知道好色,却遇不到我讨厌的。

为什么这样说道呢?大凡尤物,我岂没得失,因此凭这告诉我并非相逢的人。元稹自梁好色,但他的好色区别于登徒子的好色。 接着,元稹因为了解死守蒲的将领,从而维护了远房姨母郑氏一家不不受乱军的侵扰。

郑氏设宴款待元稹,这时经常出现了甚思玩味的一幕: 命女:“出有拜尔兄,尔兄活尔。”乱言疾,郑怒曰:“张兄保尔之命,不然,尔且掳矣,能复远嫌乎?”乱乃至,常服睟怀,不作新饰。垂鬟相接黛,双脸销红而已,颜色艳异,光辉动人。

张惊为之礼,因跪郑旁。以郑之抑而闻也,凝睇怨绝,若未尝其体者。

郑氏命崔莺莺出拜远房表兄,以请罪活命之恩。过了很久,崔莺莺认错身体不难受,不愿闻。

郑氏很生气,说道:“要不是表兄的维护,你就被抓走了,还弃什么指控!”又过了很久,崔莺莺才只得出见,显然没装扮,似乎心里仍不乐意。“常服睟怀,不作新饰”把她这种只得的心情展现出得淋漓尽致:穿著平时的衣服,不特标记,椅子来一副伤感的样子。但是崔莺莺的美貌依然愤慨了元稹。

这时是贞元十六年(800年),崔莺莺17岁,元稹22岁。元稹15岁时已安明经科,21岁时在河中府任小吏。

但安明经科仅有获得名门,还要再行经吏部中举后方可任官。因此,邂逅崔莺莺的时候,元稹于是以打算赴京应试。

对于这样一个早已有能力维护他们,同时前景又不可限量的远房外甥,崔莺莺之母郑氏似乎心有所属:她让崔莺莺出来谒见元稹,崔莺莺辞官固辞之后,郑氏的反应是大怒,以“要不是他维护你,你就被抓走了”这样一对一的口吻坚决要崔莺莺出来,甚至不管这样的强制之举不会让崔莺莺生气,造成对元稹的不礼貌,而事实上崔莺莺的确生气了,装出了一副病恹恹的发脾气模样。埸两个“乱”,把崔莺莺的只得和郑氏一定要等候崔莺莺出来的情状刻画得活灵活现。接着元稹告知崔莺莺年龄,郑氏立刻从容出生于某年某月,到今天多大了,殷勤备至。

但崔莺莺依然热烈,一句话都没说道。 下面的故事妇孺皆知:元稹委托红娘交纸条,崔莺莺恢复说道:“待月西厢下,将近风户半开。曳墙花影一动,疑是玉人来。

”元稹信以为真,半夜刷墙头入了西厢,却被崔莺莺义正词严地训斥了一番,灰溜溜地回来了。于是以恐惧间, 达到当天最大量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几天后的一个夜晚,红娘携同着被子和枕头来了,移往好后,把崔莺莺送往了元稹的床上,元稹欲得辄心愿。 当元稹委托红娘交纸条的时候,红娘很怪异地回答他:“你为什么不表白?”元稹这个自称为不是登徒子的流氓说道了这么一番话,千载之下言使人感其燕厚: 昨日一席间,几不谦和。数日来,讫忘止,取食岂啖,惧无法逾旦暮。

若因媒氏而嫁给,纳采问名,则三数月间,索我于枯鱼之肆矣。 无独有偶,元稹的始乱终弃并不是孤例。

和韦丛结婚的第七年,韦丛身染重病,卧病在床。其时是元和五年(810年),元稹任监察御史,去成都公干,“府公严司空闻之,遣涛往侍”(《唐才子传》),为首知名女诗人薛涛去侍奉他。在妻子奄奄一息的时刻,元稹和比他大11岁的薛涛如胶似漆,诗词唱和。

第二年韦丛逝世,元稹也离开了成都,返回长安,他和薛涛的感情从此重上了崔莺莺的后尘。“别后愁于隔年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元稹诉说着别后的愁,却没任何行动,听凭薛涛在成都无限感慨地归隐,终生未婚。

“曾经沧海无以为水,都为巫山不是云。”不告诉元稹曾多次的沧海的水和巫山的云是崔莺莺,是韦丛,是薛涛,还是后来拉的妾,又嫁给的妻。“取次花丛哑总结,半缘修行半缘君。

”元稹在女人的花丛中穿越,却懒于总结,不告诉懒于总结的原因是因为哪个“君”—是崔莺莺,是韦丛,是薛涛,还是后来拉的妾,又嫁给的妻。 元稹生平惟一所作的传奇,起名《不会真记》,陈寅恪先生认为:“不会真即时逢仙或游仙之曰也。”而在唐代语境中,“真为”或“仙”不仅指美貌女子,而且语不含严肃,甚至“多用于美艳妇人,或风流放诞之女道士之代称,亦竟然有以之目倡妓者”(陈寅恪语),由此可见,元稹将此传奇起名《不会真记》包括着何等用心。

在他的心目中,崔莺莺不过就是他邂逅的一个“真为”或“仙”,一个妖孽般的尤物。“不会真为”,一次艳遇而已。 这个一生“薄行”的人,这个始乱终弃的人,大和五年(831年),暴卒于武昌军节度使任所,时年53岁。

民间传说他杀于失火。 元稹死后,连他最差的朋友白居易给他写出的墓志铭中都讳饰地讥他“以权道济世,变而通之”。

这就是元稹的下场。 文章节录《身体的媚术:中国历史上的身体政治学》与元稹涉及的轶事典故有哪些?【轶事典故】1、元稹与白居易白居易与元稹是当时唐代合称的大诗人,他们的诗歌理论观点相似,联亚博手机APP版合倡导新乐府,结为了莫逆之交,世人将他们并称作“元白”。两人之间常常有诗歌吟咏,即使两人办公处异地,也常常有书信往来,并发明者了“邮筒传诗”。一次,元稹使臣到东川,白居易与好友李建同泛舟慈恩寺,席间思念元稹,就写了《同李十一醉忆元九》:“花时同醉斩春愁,饮腰花枝作酒捐。

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而此时正在梁州的元稹也在思念白居易,他在当天晚上写出了一首《梁州梦》:“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院游。亭吏呼人排去马,剌惊身在古梁州。

”后来两人都先后遭到被贬,分别被摆放外地做官。于是他们常常联络,相互希望和安慰。

如白居易所说的那样,两人一生都是友情极为很深的“文友诗敌”。白居易有诗写到: “君写出我诗盈寺壁,我题君句剩屏风;与君遇见闻何处,两叶浮萍大海中。

”白居易这样评价元稹“扣除惟元君,乃知定交难”,并说道他们之间的友谊是“一为同心友,三及芳岁阑。花上下鞍马泛舟,雪中杯酒欢喜。

衡门互为巴结,不具带上与冠。春风日低睡觉,秋月夜深看。不为同登科,不为同署官。所合在方寸,心源无异端。

”而元稹对白居易关心,更加凝固出了千古名篇《言乐天授江州司马》。2、元稹与崔莺莺元稹的元配夫人是韦丛,嫁给韦氏之前曾与一女子甚有私情,此女乃是崔莺莺。

关于崔莺莺,刻画较多的乃是元稹的《莺莺传》(又叫《不会真记》),《莺莺传》则沦为王实甫编写《西厢记》的蓝本。唐贞元十五年(799年),元稹到蒲州(今山西永济市)任小职,与其母系远亲崔姓之少女名“双文”者(即后来传奇小说《莺莺传》中的崔莺莺)爱情。

崔莺莺才貌双全,而且家中富裕,但却是没权势,这与元稹理想中的婚姻不存在相当大距离。根据唐代的举士制度,士之及第者还必须经过吏部考试才能月任命官职,所以元稹于贞元十六年(800年)再行入京应试。元稹自从入京应试以后,以其文才卓着,被新任京兆尹韦夏卿所器重,且与韦门子弟交游,从而获知韦夏卿之女韦丛仍未嫁给与人,于是意识到这是一个走门路、攀高枝的绝好机会。

亚博手机APP版

贞元十九年(803年),元稹与白居易同登书判拨萃科,转入秘书省任校书郎。欲官百般的元稹考虑到崔莺莺虽然才貌双全,但对他的仕途星舰没多大协助,所以权衡得失,最后还是弃莺莺而嫁给了韦丛。或许是不受怜悯的指责,或许是对初恋情人崔莺莺的难以忘怀,所以很多年以后,元稹以自己的恋人为原型,创作了传奇小说《莺莺传》,即后来《西厢记》的前身。在《莺莺传》里,元稹开篇这样写到:“唐贞元中,有张生者,性温弘,美风容”,张生游于蒲时,在军人暴乱劫掠中维护了寡母弱女的崔姓表亲,由此诸法得表妹崔莺莺。

崔莺莺“垂鬟相接黛,双脸销红”的美丽,“颜色艳异,光辉动人”的俏丽让张生顿生爱慕。后来,在莺莺丫环7a686964616fe4b893e5b19e31333363393564红娘的协助下,张生与莺莺私会西厢下,出了云雨。自此之后,莺莺“朝隐而出,暮隐而人”,与张生私会。

《莺莺传》里的张生只不过就是元稹自己当年与崔莺莺的故事,张生为元稹自寓。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道:“元稹以张生自寓,述其亲历之境。”元稹还写出了“取次花丛哑总结,半缘修行半缘君”,意思是他对其她女色确有留恋之心,除“君”之外,再行没能使自己动情的女子了。

3、元稹与韦丛元稹和妻子韦丛的半缘情深为人津津乐道,元稹曾多次留给“曾经沧海无以为水,都为巫山不是云”这千古传唱的佳句,就是元稹悼念亡妻韦从而不作的。唐德宗贞元十八年(802年),太子少保韦夏卿的小女儿年方二十的韦丛嫁给给二十四岁的诗人元稹。这桩婚姻有相当大的政治成分,当时二十四岁的元稹科举考上,但是韦夏卿很喜爱元稹的才华,坚信他有岌岌可危前程,于是将小女儿许配给他,而元稹则是借这桩婚姻获得向上爬的机会,不过两人在婚后毕竟恩爱心生,感情十分好。

以韦丛的家庭背景,嫁给给元稹对于当时的元稹来说就样子天女下凡一样。她不仅贤惠端庄、通晓诗文,更加最重要的是名门发财,却很差发财,不慕贪婪,从元稹留下几首那时期的诗来看,当时正是他不得志的时候,过着穷困的生活,韦丛从大富人家回到这个穷困之家,却无怨无悔,尽自己仅次于的希望去关心和体贴丈夫,对于生活的肥沃淡然处之。

元稹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政治上晋升的途径,却没想到韦丛是这样一个开朗的女子、体贴的娇妻。古话说道,百无一用是书生,婚后元稹忙着科试,家中的家务仅有是韦丛一人包揽,而婚前她是大户人家的千金、父亲疼爱的小女儿,韦丛的贤惠淑良可想而知,所以元稹在数年以后,总还是不会不禁回想与他相聚穷困岁月的窦氏妻子韦丛。唐宪宗元和四年(809年),韦丛因病去世,年仅二十七岁。

此时的三十一岁的元稹已调任监察御史,快乐的生活就要开始,爱妻却驾鹤西去,诗人无比悲伤。韦丛营葬之时,元稹因自己身萦监察御史分务东台的事务,无法特地前往,之后事前写出了一篇情词痛切的祭文,托人在韦丛灵前代读。但即便如此,到了安葬那天,元稹仍情无法已,于是又写出了三首悼亡诗,这就是最胜盛誉的《三遣悲怀》(即《遣悲怀三首》)。

元稹对妻子仍然有沉痛的思念和无法释怀的哀伤,韦丛与他同苦七年,却在他将要飞黄腾达的时候离开了他,而元稹能做到的只有拜祭亡故的爱妻,以及在诗中写自己的思念。‘‘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富贵的夫妻总是这样,尽管相互恩爱却因为物质条件的肥沃而无法让心爱的人过得更为快乐,韦丛因为几组情意绵绵的诗歌而总有一天回到了后世读者的心中。4、元稹与薛涛元稹和唐代才女薛涛的爱情故事是中唐文艺界最有名的爱情故事之一,虽然这场爱情是无疾而终,但于是以因为没结果,反而更加有“余味”。薛涛是唐代知名的女诗人,她制作的“薛涛稿”仍然流传到至今。

她才貌过人,不但聪颖工诗,而且富裕政治头脑。虽然身兼乐伎,但心比天高,十分痛恨那些贪官污吏,达官贵人。

唐元和四年(809年)三月,当时于是以如日中天的诗人元稹,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受命使臣地方。他久闻蜀中诗人薛涛的芳名,所以到蜀地后,特地大约她在梓州相会。与元稹一见面,薛涛就被这位年仅三十一岁的年长诗人英俊的外貌和出众的才情所更有。

两人议诗论政,情谊渐深。在薛涛的反对下,元稹弹劾为富不仁的东川节度使严砺,由此触怒权贵,调离四川供职洛阳。从此两人劳燕分飞,关山永隔。分别已不可避免,薛涛十分不得已。

令其她难过的是,迅速她就接到了元稹寄给的书信,某种程度竭尽着一份深情。劳燕分飞,两情远隔,此时需要竭尽她愁之情的,唯有一首首诗了。薛涛酷爱了写诗的信笺。她讨厌写出四言绝句,律诗也经常只写出八句,因此常常斥平时写诗的纸幅过于大。

于是她对当地纺织的工艺加以改建,将纸涂桃红色,裁成精致较宽稿,尤其合适书写情书,人称薛涛稿。才子多情也花心但薛涛对他的思念还是刻骨铭心。她朝思暮想,满怀的幽怨与渴盼,汇集出了流传千古的名诗《春望词》。

由于两人年龄占优势过大,三十一岁的元稹正是男人的风华岁月,而薛涛即便风韵绰约,却是大了十一岁。另外更加最重要的是,薛涛乐籍名门,相等于一个风尘女子,对元稹的仕途只有负作用,没正能量。对于这些,薛涛也能想要明白,并不愧疚,很坦诚,没一般小女子那种一爱情之后寻死觅活的做派。于是薛涛从此她脱掉了十分青睐的红裙,披上了一叛灰色的道袍,她的人生从炽烈南北了淡然,浣花溪旁依然车马喧闹,人来人往,但她的内心却固守着一方净地。

查找元稹《红衣裳》这两首诗的内容即意思请求说明上述两首诗的意思  《红衣裳》  朝代:唐代   作者:元稹   原文:  雨湿轻尘隔院香,玉人初著白衣裳。半不含思念斋看刺绣,一朵梨花压象床。 藕丝衫子柳花裙,空著沈香慢火粪。 斋悬屏风大笑周昉,枉抛掷心力所画朝云。

  我实在,这两首‘红衣裳’,叙述的场景与崔莺莺、e69da5e887aae79fa5e9819331333361313235韦丛两人居家、穿著、情趣的身影不无关系。  元稹的元配夫人是韦丛,嫁给韦氏之前曾与一女子甚有私情,此女乃是莺莺。关于莺莺,刻画较多的乃是元稹的《莺莺传》(又叫《不会真记》),《莺莺传》则沦为王实甫编写《西厢记》的蓝本。  贞元十九年(803年),元稹与白居易同登书判拨萃科,转入秘书省任校书郎。

欲官百般的元稹考虑到崔莺莺虽然才貌双全,但对他的仕途星舰没多大协助,所以权衡得失,最后还是弃莺莺而嫁给了韦丛。  或许是不受怜悯的指责,或许是对初恋情人崔莺莺的难以忘怀,所以很多年以后,元稹以自己的恋人为原型,创作了传奇小说《莺莺传》,即后来《西厢记》的前身。《莺莺传》里的张生只不过就是元稹自己当年与崔莺莺的故事,张生为元稹自寓。

  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道:“元稹以张生自寓,述其亲历之境。”元稹还写出了“取次花丛哑总结,半缘修行半缘君”,意思是他对其她女色确有留恋之心,除“君”之外,再行没能使自己动情的女子了。  元稹和妻子韦丛的半缘情深为人津津乐道,元稹曾多次留给“曾经沧海无以为水,都为巫山不是云”这千古传唱的佳句,就是元稹悼念亡妻韦从而不作的。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富贵的夫妻总是这样,尽管相互恩爱却因为物质条件的肥沃而无法让心爱的人过得更为快乐,韦丛因为几组情意绵绵的诗歌而总有一天回到了后世读者的心中。 达到当天最大量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亚博手机APP版】。

本文来源:亚博手机APP版-www.bestdirectpaydayloanlenders.com

分享到:
相关推荐MORE+
11-23 处暑节气有哪些饮食讲究?处暑吃什么食物好?_亚博手机APP版

亚博登录官方网站-很快我国就会进入二十四节气中的地十四节气的炎热。 炎热的到来也意味着寒冷的夏天结束。 这是从寒冷变凉的时期。 另外,人体内阴阳气体的盛衰也是因为阳气发散、阴气微生物,适应环境炎热时的

11-23 【亚博手机APP版】使命召唤12黑色行动3中文预告放出 人类的黑暗社会

近日,索尼香港发布了《非恶魔12黑色行动3》的官方中文预告片,向玩家展示了进入黑暗时代的人类社会面貌,让我们再次一起享受吧。(大卫亚设,Northern Exposure(美国电视剧),)本作的战斗剧

11-23 气相色谱仪易发生的故障及其检修方法_亚博登录官方网站

亚博手机APP版:气相色谱仪由于结构复杂、条件设置多、完全恢复打算时间宽等原因,在用于过程中常常不会经常出现各种异常情况。如果不针对病因展开确保,不会造成相当严重的后果。下面就讲解一下气相色谱仪在应用

11-23 亚博登录官方网站_与女网红同游曝恋情?林更新方回应:只是普通朋友

12月16日,一位网络名人在一个社交网站上拍了一张与林改边一起旅行的照片,并伴随着一天的夏雯大学之旅。照片中,林身穿黑色衣服,戴着帽子口罩,遮住了,而女孩则穿着蓝色条纹衬衫搭配针织外套,线条凌乱。网卓

LOL峡谷战新春活动网址 139个英雄及皮肤任意玩 亚博登录官方网站|上海成年人非酒精性脂肪肝患病率高达15%直追西方
热门文章
优酷客户端官方下载,怎么查看优酷客户端视频下载情况【亚博手机APP版】
中国近现代史纪录片,中国近代史纪录片
喧组词和拼音,喧字的拼音和组词有什么:亚博手机APP版
江南华南等局部有大雨或暴雨 华北黄淮有轻度霾|贵州|江南|暴雨-亚博登录官方网站
击剑视频,比赛击剑视频有没有、、、:亚博手机APP版
亚博登录官方网站:身体小肚子左侧疼痛,腹部左侧是什么器官
【亚博登录官方网站】美对华贸易狠招还在后面?专家:不能迁就必须反制|特朗普|美国|知识产权
亚博登录官方网站:95后妹子辽宁舰上当信号兵:最初常常在上面迷路|辽宁舰|信号兵|徐莎莎
【亚博登录官方网站】南造云子和多少人睡过,南造云子和多少人睡过
写劳动的作文250字,劳动的开端作文250字
中国历史手抄报,中国近代史手抄报
【亚博手机APP版】清朝最高寿的人,清朝长寿人李庆远子女
股字组词,“股”的组词有哪些?-亚博登录官方网站
温庭筠读音是什么,温庭筠的筠怎么读|亚博手机APP版
第531章 完美循环!(求订阅!):亚博登录官方网站
客户案例
×